首页 > 新闻中心 > 艺术资讯 > 正文

从被迫藏匿到和平共处,东德艺术的复兴之路

2020/05/27 09:38:20 436 400-999-7270

       “东德没有艺术家,他们全都离开了……东德艺术家只是政权的啦啦队长,他们都是蠢货。”

----乔治·巴塞尔兹


  在1990年的《艺术》杂志中发表的这句名言几乎代表了整个西德艺术界的观点,造成东德艺术家数十年来无人问津。西德人接手了前东德许多顶级博物馆的工作,将馆内原本的当代艺术馆藏收进仓库,替换成西德的艺术作品展出。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托付艺术家所创造的绘画、雕塑、素描、版画和拍照著作也从公共建筑、议会、市政厅、大学、度假村和青年沙龙中撤出。曾经25年中,来自柏林、勃兰登堡州和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的两万三千件著作被存放在距离柏林95公里的伯格·比斯科夫邻近的库房中,在恶劣的储存条件下藏匿于世。

从被迫藏匿到和平共处,东德艺术的复兴之路

东德文明档案馆

  直到2015年才有人开端清点这些藏品,现在,它们被安顿在了一个新的控温档案室,位于一所改建的学校。档案馆负责人佛罗伦丁·纳多尔尼说:“这些著作总算得到妥善保存,最重要的是,它们总算可以被人看见了!”

从被迫藏匿到和平共处,东德艺术的复兴之路

东德文明档案馆的展览现场

  这个新的可视档案室由德国东部文明组织方案Invest Ost拨款30万欧元支撑。它已款待的客人包含盼望回想幼年记忆中的艺术的东德人,以及来自新加坡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策展人--纳多尔尼说,这标志着人们对东德艺术的固有成见正在改动。她的搭档、东德艺术专家安格里卡·魏斯巴赫补充说:“有一代人能以更远的距离和更少的感情来欣赏这类著作。”


  Arbeit,Arbeit,Arbeit
  从头燃起对东德艺术的喜好

  关于纳多尔尼和魏斯巴赫来说,群众从头燃起的喜好意味着她们的工作变得愈加繁忙。她们一直致力于对藏品进行数字化处理,使其可以在线欣赏,用更加通俗的话说就是云展览,还一起筹备了正在勃兰登堡州州府波茨坦地方议会厅举行的展览,名为“Arbeit,Arbeit,Arbeit”(作业,作业,作业)。该展览展现了理想化的工人形象和东德日常生产作业的现实情况,展期方案继续到12月11日。

从被迫藏匿到和平共处,东德艺术的复兴之路

玛丽恩·温瑟,无题,1989 年,该作出 现于“Arbeit,Arbeit,Arbeit”(作业,作业,作业)展览中

  比斯科夫堡库房中的大部分著作确实契合德国共产党政权的政党道路。魏斯巴赫选用画架来展现1979年多联画《全世界的工人,团结起来!》的一部分。由坚决的社会主义者、东德艺术家协会长期主席的威利·西特创造的这件著作描绘了罗莎·卢森堡,卡尔·里布克内希特和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肖像,著作曾装饰着柏林现现在已被撤除的共和宫的前厅。几步之外,画架上出现的是尼奥·劳赫早期职业生涯中描绘莱比锡街头风景的著作。

从被迫藏匿到和平共处,东德艺术的复兴之路

1979 年,威利·西特创造的多联画《全世界的工人,团结起来!》

  不论对组织仍是商场来说,比斯科夫堡发生的作业都是东德艺术迎来广泛复兴的一部分。1994年,柏林国家新美术馆的馆长因展出东德艺术家的著作而遭到严峻批判,但就在上一年,德国举行了两次与东德艺术相关的大型展览。莱比锡的“没有退路”展探究了1989年柏林墙坍毁前后东德的艺术,而在杜塞尔多夫,艺术宫博物馆举行了一场名为“乌托邦与倒台”的大型展览。这两个展览内容均触及曾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权作业过的东德艺术家,包含最闻名的那些人,以及反对该政权的艺术家。

从被迫藏匿到和平共处,东德艺术的复兴之路

  哈索·普拉特纳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在Barberini博物馆的爱德华·蒙克的《桥上的女孩》前面。2016年11月,这幅画在苏富比以545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闻名的东德艺术藏家、西德数字企业大亨哈索·普拉特纳曾于2017年在波茨坦的巴贝里尼宫举行了一次展览。他也正在宫廷邻近的一座建筑中建立他的私家藏品博物馆,方案于2021年翻开。


  饥饿的商场已准备好,“这是艺术,但这不是艺术?”

  今天的年轻人成长过程中没有履历对共产主义的惊骇,因而,曾经对共产主义政权内作业者的意识形态异议在很大程度上消散了,但人们仍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1990年一起之间发生的作业感到好奇。出生于1978年的洛杉矶藏家贾斯汀·贾姆波尔甚至还创立了温德博物馆(Wende Museum)(wende意为“转折点”,是德语中标明东西德从头一起的名词),致力于探究东德的物质文明,其藏品包含幕布和低质的色情制品。

从被迫藏匿到和平共处,东德艺术的复兴之路

    
  当代人的审美也变得愈加容纳,更少教条捆绑。艺术不再被道德绑架,被要求成为对抗的力气。抽象艺术和概念艺术是好的,但形象艺术也是如此,曾经东德的四个传统艺术学院当然知道怎么培养好的形象画家。

  15年前,劳赫等在东德、西德一起后成名的新莱比锡画家在西方世界取得了可喜的成果。而现在,饥饿的商场已准备好消化他们更坚决共产主义的长辈,如沃尔特·图伯,沃尔夫冈·马修和伯恩哈德·海西格。12月7日,在慕尼黑的凯特尔艺术博物馆,马修创造于1978年的《伊卡洛斯二世的凹陷》拍得21.325万美元(包含买方溢价的25%),其预点评仅为3.3万美元。

从被迫藏匿到和平共处,东德艺术的复兴之路

“乌托邦与倒台”展览中展出的沃尔夫冈·马修1972年著作《西西弗斯的飞翔》
  在上一年的“乌托邦与倒台”展览开幕式上,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说到,“在西德的咱们曾经往往只从政治角度来看待东德的艺术,或许这是一种误读。”
  三十年之后,政治热早已不复存在,曾经的过错自然能得以供认。可是,更难回答的是,与对待一起期文学著作的方法天壤之别,为什么前东德的艺术遭到如此长时间的严峻审查——这是《年代周报》记者乌里希·格雷纳于1994年在关于柏林国家新美术馆举行东德艺术展的争辩中提出的问题。很大程度上西方当代艺术运动的不宽容学术主义可以解说其原因。例如“这是艺术,但这不是艺术”一类的谈论,再加上面对德国共产党协作者时发生的道德优越感,容易就使人忘记了“协作”在西方艺术商场中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