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艺术资讯 > 正文

想要进入世界动画名校?你的一些想法需要改变

发布时间:2020/04/13 09:36:03 阅读:613 服务热线:400-999-7270

  同学们看待动画的视角跟国外很不一样,我试着举几个栗子:


  1.“我一个做动画的,我画的好,不就行了吗?讲故事?什么鬼...”


  2.“动画是动画,电影是电影,两码事嘛!我来学动画作品集的。”


  3.“我是学动画的,当代艺术能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们可以先不评价观点的对错之分,因为国内/外动画教育在评价体系之上确实存在差异,就好比国外学生如果拿着他们的作品来中国也不一定能考上好大学。


  但是,伴随未来动画影视产业的趋势发展,从业人员已经在面临必然的转型境遇。以上几种说法,从当下来说至少对申请国外院校是首先不利的,若再从同学们更长远的职业发展看,更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大家成为一名优秀的从业人员。


  1


  “我画的好就行,不用讲故事”


  讲故事是影视类作品的核心,而不是画故事。


  首先,无论是动画还是电影,剧本才是作品的核心。很多时候,在观众看来,一个角色到底长的好看不好看仅仅是个人喜好甚至是舆论导向问题,但作品的成功与否和故事情节有直接的关系。


  最好的的例子是2019年中国最具代表性的两部作品,《哪吒降世龄童》和《白蛇:缘起》,这两部代表中国现今最高水品的动画无疑是2019年中国动画的最大亮点。


  但两者的票房确实差距较大,《哪吒》突破50亿的天文数字,而《白蛇》最终定格在3亿。票房虽不能代表一切,但也反映了一些现象,中国人口14亿平均每人为《哪吒》贡献了3.8元,这样的成就对中国动画都是巨大的贡献。但是《白蛇》为何差距如此之大?

  想要进入世界动画名校?你的一些想法需要改变

  《哪吒》上映初期就有很多粉丝声称接受不了“哪吒”的长相,但随着故事的推进,很快观众就接受了这个奇怪的设定并被那句“我命由我不由天!”彻底圈粉,它赢在了角色设定和编剧。


  相反,大多数看过《白蛇》的观众普遍觉得,剧中“白娘子”惊为天人!美的既有迪士尼的公主韵味又符合中国大众化的审美,角色设计几乎满分。


  但观众看完电影后并没有完全买账,因为全片中的白娘子作为关键角色的人物性格,人物矛盾的塑造及故事主线等并不能与观众共情,甚至小白和阿宣两位主角的爱情都让人觉得像高中生一样懵懂,让人摸不到头脑。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白蛇》没有被反复购票观看,而《哪吒》却被大众追捧,反复观看。


  所以不难发现,动画除了需要制作精良和特效加持,故事内容的精彩程度和内涵才是成功的关键。所以,同学们在作品集的创作中,不可缺少的一点就是内容的阐述和故事情节的推动。


  2


  “动画是动画,电影是电影,两码事!”


  这也是作为动画这个特殊的行业里,经常出现的一种言论。当然很多艺术家都坚持这种说法或者行为,让自己保持“纯粹的”动画行业者的身份。对电影工业的发展和现状既不关心也不在意。但其实二者几乎是不可分割,甚至是竞争关系。


  在我看来,用电影的思维做动画,用动画的思维拍电影!

  想要进入世界动画名校?你的一些想法需要改变

  图源:movie.douban.com


  在动画行业中,我们也能看到很多前辈和佼佼者成为了电影行业中的杰出人才甚至是顶尖的制作者。


  其中最被大家乐的津津乐道的就蒂姆.波顿导演,他本人是毕业于加州艺术大学动画系本科,然而他最被大家所了解的作品,除了圣诞夜惊魂等诸多动画作品,还有查理的巧克力工厂等电影作品,他的传奇也依然在继续。


  不难看出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其实电影和动画其实都是分不开的,将自己仅限制在动画行业本身就有逃避现实的嫌疑。因此,在作品集创作中,动画和电影的技能和创作方式都是可以互相借鉴采纳的,单一的形式在众多作品集中难以出挑。


  3


  “我是学动画的,当代艺术和我有什么关系?”


  艺术是互通,好的动画导演必是好的艺术家。


  对于这个观点,很多动画从业者都不是很上心,认为我们只要管动画本专业的事儿就好了,当代艺术离我们是遥不可及的另一个专业。


  但其实当代艺术一直跟影视创作有密不可分的关系,甚至早在上世纪就当代艺术家和影视行业就有亲们的接触。


  如1994年冯小刚在拍摄《北京人在纽约》的时候,请的副导演艾未未先生,这位当代艺术的领军人物,赫然在主创名单中。“艾未未让我充满野性,没有他的纽约非常平庸。”冯小刚甚至在后来的采访中如是说。这足可见他对当代艺术的尊敬以及对艾未未的尊敬。

  想要进入世界动画名校?你的一些想法需要改变

  图源:fashion.163.com


  斯坦利.库布里克指导的电影《闪灵》也在充满恐怖色彩的同时,添加了很多当代艺术的干货。


  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再也不会说自己是单纯的独立身份的艺术家,如插画家、油画家、电影导演等,我们会更加的强调每个艺术家做跨界以及在不同的领域,甚至是自己并不熟悉的领域上,创作更加新颖的跳出原有行业逻辑的作品。


  日本动画的开山鼻祖手冢治虫在日本电影产业萌芽阶段就意识到,纯商业化的环境可能不利于日本电影的发展,并经常强调当代艺术的重要性。而手冢治虫先生的担忧并没有在日本体现的非常明显,但在中国表现的尤为突出。


  因为我们的电影人看到的电影作品大多数是源于院线,大多是模仿并继续创造跟美日韩同类型的作品或者是相同架构的作品之外,并没有足够的创作能力。


  那我们的灵感该从哪儿来呢?当代艺术也许是个很好的途径。

  想要进入世界动画名校?你的一些想法需要改变

  Ron English通过现代艺术再现毕加索经典画作《Guernica》


  以上只是动画行业误解的一角,其实有很多传言或是所谓的认知一直在阻碍我们的创作,因此,正在学习动画或者是电影的同学,打破偏见,开放思维,去接受变化,接受市场反馈,拥抱当代艺术才是成为世界顶尖的必须。我们首先是一个人,其次是一个艺术家,再次才是一个动画从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