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艺术资讯 > 正文

AIP学生专访 | 万一我把八角兽高达造出来了呢

发布时间:2021/06/21 14:00:21 阅读:677 招生电话:400-999-3700

  一个用「无限追求完美主义」、「享受生活」、「甘地」形容自己的小男生,你会有怎样的想象呢?他一举拿下了六所顶尖艺术院校的产品设计类本科offer,在伦敦艺术大学的申请中,更是获得了在设计学界享誉盛名的中央圣马丁学院本科offer。今天,就和大家聊聊这位小男孩的故事。


  这个对产品设计有着执念的小男孩来自福建厦门,在进入AIP国际艺术高中学习之前,他并没有来过广州。对于AIP的印象,他笑着说:“我感觉国内那些奇奇怪怪的学生都跑过来了,汇集到了一起。想法奇奇怪怪的,行为奇奇怪怪的,思维奇奇怪怪。”“当然,我自己也是奇怪的人。”他补充道。

2021届优秀毕业生产品组何岸

  录取院校


  伦敦艺术大学中央圣马丁-产品和工业设计,格拉斯哥艺术学院-产品设计,布鲁内尔大学-工业设计,拉夫堡大学-工业设计,考文垂大学-产品设计,诺森比亚大学-产品设计


  01 那个在梦里「造」高达的男孩


  何岸与产品设计的缘分,是来自每个小男孩的梦想“高达”,这也是他这一生最想做的一件事。“我从小学开始玩高达,但是想要自己「造」一个高达这个想法,是从初中的时候才冒出来的。那时候我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想,什么时候可以做一个高达出来,只做一个属于自己的钢普拉,满脑子里都是自己驾驶着高达到处去打仗的场景。”


  我们感到好奇,便问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每个男生都有一个保家卫国梦的嘛”,他如军队里的战士般自豪地说道。但是这位小男孩在艺术上的道路,并没有他想象般的那样美好,残酷的现实、父母的担忧,让他在初三的时候开始正视自己,面对自己最真实的想法,


  「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在初中的时候,学习成绩其实并不好,对于文化方面的学习也没有太大的兴趣,父母对我的未来感到深深的忧虑。所以在我初三的时候,他们终于忍不住问我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想清楚了就告诉我们,不然你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回想起以前的经历,何岸也很感谢父母当年的抉择:“父母当时那么断然地让我选择自己的未来,现在看来他们当初的决定是对的。因为我无法想象,如果当初的我再这样浑浑噩噩地生活,现在的我会变成什么样。”


  其实我在音乐方面也是有一定的天赋的,我爸妈当时都准备把我送进音乐学校读书了,因为他们以为我给出的答案是音乐。但两天后,我改变主意了,我和他们说我想学设计,就这样走上了学习设计的道路。当然,这也是走了我老爸的老路,因为他是一名设计师,也是从艺术学院出来的,所以其实我想学设计的原因也很简单。


  02从小接受的就不是传统的绘画教育


  AIP的课程对何岸来说其实一点不陌生。出生于艺术家庭的他,在4岁时便开始接触画画。因为父母双方都毕业于国内的艺术院校,所以对于国内的艺术教育体系,他们深知这套体系是存在着一定的缺陷。所以他从小接受的不是传统的绘画课程培养,而是突破传统的创新思维绘画课程。


  “小时候我父母知道我想学画画,他们便找遍了厦门的所有绘画机构,但发现机构的课程都是教‘色彩、静物、写生’,我们常说的‘老三样’课程。虽然我爸妈是美院出来的,但他们觉得这种教育体制并不好,会毁了我对画画的喜欢。后来他们通过台湾美术界朋友的关系,引进一套当地的绘画系统和教案,然后开办了一家美术机构来教我画画。这套系统和AIP的教育模式很相似,所以在AIP上课对我来说是很有熟悉感的。


  当聊起在学习过程中有什么深刻的课程时,他给我们分享了在G10年级所上的绘画表现课程。何岸将这门课程比喻为“炒菜课”。


  他兴奋地和我们分享道:“这门课好玩的地方就在于大家把绘画材料当作炒菜来玩,你能见到一堆人拿着油、拿着盐丢进颜料里面,这颜料是附着在纸上的。然后我们就开始拿着打火机在纸下开始烧,所以其实整个课程里面整个教室都弥漫着一股香味。一些脑洞比较大的同学,他们会拿这些油,然后拿着竹签,把自己带的香肠拿过去。”


  “效果好不好我们不知道,反正就是玩~”“当然这门课程还有更特别的材料,一些不会出现在传统绘画上的材料。你可以把手机当笔,可以把袜子当笔,反正只要能画就行了。这个课程它就是希望你去突破这常规的限制,用更多的材料进行尝试。最终在做作品时,你不会拘泥于那些已经用过的材料,你会想去探索更多材料的可能性。而个人品牌课程,让何岸提前搭建了一个作品集项目的品牌概念模型。

  产品设计作品——《从前有束光》

  “个人品牌课程是营销策划方面的课程,碰巧我父亲就从事这方面的行业,所以我对这方面还比较了解。这门课程你需要做一个自己的品牌,有很充裕的空间让你发挥,无限发散,可以去improve很多设计灵感。”我做的是一款灯光的品牌设计。我所设计的slogan是Once upon a light,中文是从前有束光。因为我觉得光不仅只有照明的功能,不同的照明光带来的氛围感是不一样的。所以通我想要通过设计不同的颜色光和透明度,表达不同的氛围,来传达我的品牌理念。


  这门课上的作品大部分是通过使用电脑设计软件完成,我是从G10年级开始接触这些软件的,虽然刚上手的时候觉得很痛苦,稍微有点难。但因为父亲从事设计相关的职业,所以在学习的过程中,遇到问题就会请教他。所以当我在面试伦敦艺术大学的时候,面试官看着我做的建模图和渲染图发出了惊叹,那时候我的心里想法是,哇,原来我的软件使用水平已经达到本科在读的水平啦。”


  03设计是服务于社会的,「用户反馈」在产品设计上是必选项


  在AIP学习产品设计的过程中,对何岸来说,认识最深的一个道理是:「用户反馈很重要」。“我觉得设计这件事本身就是服务于社会,社会把需求给了你,那你自然需要考虑到用户的使用反馈,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们必须通过用户才能得到设计的使用反馈,这个东西是非常重要的。对于什么是好的产品设计,他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


  “一个产品,如果受众群体是大众,但目标群体却不能在第一眼就看出它的功能属性,那我觉得这个产品对于大众来讲不是一个好的产品,除非这个产品是用于特定的领域。“我觉得自己是比较偏向学术型的,在产品的设计上我会非常注重产品的概念。而对于现阶段的我来说,我也更看重设计的可行性。这个东西,它能被制造出来的,它是可以使用,再会考虑其他因素。”

 产品设计作品——《顽茶》


  日本“极简主义”大师深泽直人让“无意识设计”风靡全球,而撑起了日本设计界半边天的生活美学品牌MUJI ,让设计界开始注意自然与人之间的关系,而喜欢简洁主义的何岸就是这两者的忠实迷弟。AIP进入G12年级的学习,同学们需要根据自己的兴趣和未来的学习规划选择专业分组,而他毫不意外地选择了产品专业。


  “我选择专业的时候并没有太犹豫,主要是因为初三就想好了要走产品设计这条路,已经设想好了,我要怎么走,所以我的想法很坚定。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喜欢无印良品和深泽直人。我喜欢简洁和有生活味的设计,深泽直人曾经做了一个壁挂式的CD机,卖得非常畅销,这个产品本身没有什么技术难点,但它是一种带有‘玩’的性质设计。我就觉得非常的有意思。”


  04产品就是能够给人带来帮助,能够给生活带来帮助。


  在AIP,学生进入G12年级学习以后,每一人都需要完成3-4个作品集项目,这些作品的主题由指导老师给出大方向,每位学生再根据自己的想法发展项目。今年产品组的指导老师杨宇明老师,也和我们分享了她在指导项目时的一点一滴。“申请本科的作品集项目,各大艺术院校其实没有太多硬性的要求,对于产品的价值也不一定要求需要马上应用到市场里去,相对没有那么强调作品的逻辑和思辨性。


  但产品专业其实是一个需要理性的专业,它是具有逻辑性的。AIP的孩子与其他学校的孩子相比,他们的想法会更加天马行空。会把很有趣味性的想法融入到产品专业里,这也是一种思维的碰撞,挺有意思的。“但我会和他们强调,产品的设计最终还是要实现一个目的:就是能够给人带来帮助,能够给生活带来帮助。对于何岸,她给出的评价是;”他和其他孩子不一样,他是个能听劝,会不断改变自己的想法和筛选信息的孩子。”


  何岸也给我们介绍了一个花费了许多心思和时间制作出来的作品集项目。这是一个关于加热器的产品设计项目,而这个项目是在冬天开始设计的。

国际艺术高中

  冬天的气候我觉得太冷了,靠自身不能“抗冻”,所以我在网上买了个加热器。在购买加热器的这个过程中,引出了我别样的思考。“冷”这个形容词它不仅可以表示物理想象的状态,它还可以代表某种心理层面上的状态,例如尴尬,还有是孤独感。那孤独感这件事要怎么去解决呢?或许可以从陪伴的角度去出发?当代的年轻人好像都蛮自闭的,不爱社交,我也是群体中的一员。设计了这样的一款产品,可能就能引起外界对于‘孤独患者’群体的注意。


  我把加热器的外观设计成企鹅的样貌,但我最后还是希望可以模糊外观的形状,让外观拥有想象力。动物给人的印象是可爱,当你身边有可爱的物品陪伴着,我觉得这在一定程度上会温暖,变得比较温暖。


  加热器出风口的叶片我把它设计成了企鹅的两个翅膀的样貌,加热器调整成大功率模式时,出风口的叶片就会开始上下摇摆。

国际艺术高中

  我为加热器设计了一个APP,这个APP用户在购买后,可以自己创建一个账号,APP会自动记录你的姓名、年龄以及喜好,并且可以定制产品外观的颜色,而这也是账号组成的一部分。

《芸芸》APP设计构想


  你每次打开这个APP,你就可以选择登录进入社交群,但这个社交群其实就是一张地图,地图上显示了附近正在使用APP的用户,用户可以在此界面中找到谁在使用该产品,谁正在线。除此以外,还可以看到其他用户的设备信息,包括他们的设备温度、电池电量和用户的大致位置。您可以使用其他用户的设备设置,例如调整设备的温度或更改灯光的颜色。如果你点击“敲门”,设备会振动,告诉对方用户你所在的位置,如果你感觉加热器振动了两次,一定是对方用户在和你打招呼。


  我还给加热器做了应用语言程序,它会提醒你一些日程事项,例如需要要记得去体检。我所想象的情况使用场景是不限人群,在任何场景都可以使用。比如在咖啡厅的时候,每个桌子底下都配有加热器。你在咖啡厅用餐时,可以把加热器抱起来,我觉得这个场景非常的温暖,因为有陪伴感。我觉得这样可以缓解心理上的孤独。


  做这个项目的过程中,他和其他的艺术生一样,也有项目推进不下去的时候。“ 怎么可以让人变得温暖,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除了凭着自己对孤独人群的了解以外,我还查阅了一些心理学资料,以此来辅助我的概念落地。在建模上我也有遇到了一些难点,我需要建一个e型膜,建 e型膜就搞得我非常的抓狂。


  还有就是为了能让这个加热器设计可以落地实施,我把自己购买的加热器拆了,去研究它的内部构造,了解内里的构造原理,对现有的方案进行修改和调整。在这个过程中老师当然也会给我一些建议,但她的建议一般都是方向性的,她不会告诉你该去做什么,只会说你可以怎么做。所以在完成项目的过程中,你得学会自己去研究,自己去学习,这就是探索和思考的过程。”


  05你的热爱,会成为你生活的全部


  一路走来,其实何岸的产品设计之路一直离不开他的爱好:音乐和摄影。黑胶唱片机上旋转的唱盘,相机上的落日繁星,都彰显着他对人生的态度,那就是享受生活。“我学过音乐,平常也会收集古典音乐的黑胶唱片。当我第一次听黑胶唱片的时候,还是感到挺震撼的,直击心灵的那种,机子里的歌者就像是站在你面前。


  喜欢黑胶机是因为我有着复古情怀,收藏黑胶机对于我来说是种小轻奢、享受生活的象征。整个时代的音乐以物理的手法被刻录在黑胶片上。这次作品集的其中一个项目是关于洗手台的产品设计,它整个外形直接就参考的黑胶唱机,而水龙头的开关设计直接参考了黑胶唱机的播放设计。


  (黑胶唱片机)的唱臂放在旁边一侧时,是没有播放音乐的状态,而这就是水龙头关掉的状态。而当唱盘开始转动,把唱臂抬起来的时候,音乐就开始播放,这对水龙头的开关来说,就是打开的状态。其中这个作品还设计了水槽的部分,因为整个项目是以超防水涂料为主的,我在想这个材料可以“玩出”一些什么样的效果,我就做了这样一个设计,反正不需要解决一个什么问题。


  水槽底部有一个小凸点,上面会涂超防水涂料。如果你把唱臂收回去,其实它还是会滴水,它还是会滴水的。这上面的小凸起就会被当做游戏盘,这个小水珠在超防水涂料上面会形成荷叶效应,小水珠与小凸起相撞时,就像是我们小时候玩的那种弹珠游戏。我觉得这个现象蛮有意思的。然后我爸也有涉猎摄影行业,我自己也喜欢记录,所以也会学习摄影,平时也会也会拍照。


  我一般有视觉上的灵感想法,我都会通过拍照的方式记录下来。比如那些我觉得非常漂亮的景色,或者我看到一张非常喜欢的图,而我想要还原这种色彩,甚至是一种氛围,我就会把它记录下来。当我日后再次看到这张照片,我会回忆起当时的感觉和想法。照片能让我发现许多生活的“另一面”,所以拍照对我的创作帮助还挺大的。说实话,我的想法都是突然一下就蹦出来,又突然消失。就像做梦一样,对我而言,这些载体都是辅助我记忆的重要承载方式。”


  06小男孩的梦想还是要实现的,万一八角兽被我「造」出来了呢


  专访的尾声,我们向何岸抛出了一个带有哲学性的问题,未来你想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他沉默了一下,“我想成为一个在专业内人尽皆知,在专业外默默无闻的人。我想要证明自己,同时我非常渴望技术和能力,所以我希望自己在专业领域内能够是人尽皆知,毕竟行业内的评价对我来说更重要。”


  已经定校格拉斯哥艺术学院的他,对于大学的学习规划有着非常的清晰,拓展专业方向、参加行业顶尖比赛,都是他在未来想要达成的目标。“对于未来我的思考是要不要继续攻读研究生,如果继续攻读研究生是否会继续留在英国,还是换一个国家深造。专业方向是我还是继续选择产品吗,我是否应该有其他专业上的拓展呢?

何岸和他的小伙伴

  不过我目前还是想从事产品设计行业,我想参加世界顶尖的设计大赛并获得奖项,像是红点奖、亚洲设计大奖之类的,不管是为了证明自己,还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商业价值。在专业学习的道路上,其实有许多我不喜欢的方向,但在最后你会发现,这些东西的其实是非常有用的。有句老话说得好,‘该还的迟早都得还’,如果你想要成功,就必须具备各方面的知识素养与技能。不管是哪个行业的尖端人才,他们都不会是‘三角形战士’,而是‘圆形战士’。”


  最后,想要和大家分享一句何岸同学在接受访谈时候,献给每一位在艺术路上努力拼搏的“小男孩们”。“ 我觉得在学生阶段,思维方式不要被框住,小男孩的梦想还是要实现的。只要你造出了一个高达,后面就会有第二个和第三个。反正就一直向前,万一有一天我把八角兽「造」出了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