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艺术资讯 > 正文

疫情之下的毕业创作-广美毕业生心语分享(下)

2020/07/21 14:07:58 539 400-999-7270

五、《The Poppy Boy盲盒玩具》  作者: 王同学、何同学、钟同学  美术教育学院

 疫情之下的毕业创作-广美毕业生心语分享(下)

A:给我们简单地介绍一下你们的作品以及分工吧?

何:“《The Poppy Boy》是一个合作的作品,有一系列的玩具、包装、海报、漫画、动画、周边等等,漫画整体是一种黑童话的风格。我的专业是美术教育,专业方向是工艺,擅长的是一些手工的东西。所以我负责的是模型,就是实体展品的制作。凡是涉及实体展品的内容从建模到3D打印到后期处理都是我的制作范畴。

疫情之下的毕业创作-广美毕业生心语分享(下)

王:“ 《The Poppy Boy》是一款以探索平行世界与内心深处为主题的盲盒玩具。它是为了那些在社会压力下感到难以呼吸的人而诞生的玩具。平面班的我跟钟文祺负责的是整个大的视觉设计系统以及人物的造型设计,以及后续的一些平面内容跟短片宣传。

A:为什么想要寻找平行世界的另一个自己呢?

何:“ 这个就跟我们作品的立意有关了。漫画故事内容讲的是一个饱受社会毒打、觉得自己是个废物的社畜,某一天在一个‘God’的帮助下获得穿越平行宇宙和掠夺平行宇宙的自己的能力,Poppy Boy之间可以替换部件也是为了贴合这个设定。在穿越平行宇宙遇见形形色色不同的自己之后,体验了他们的生活,并得到了所有自己最理想的部位,成为了自己心中最完美的自己之后,到底会怎么样呢?这个就是留给观众的部分了。

疫情之下的毕业创作-广美毕业生心语分享(下)

“ 我注意到身边人会讨厌自己的性格,会很害怕自己的某种情绪或者想法,也会有些人厌恶自己身体上的某种部位等等。他们想要得到一些更好的。但是可能他们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向往的是什么。我们的作品就只是想向被这些问题困扰的人提出这样一个问题。

: “ 因为好玩!跟另外一个自己相遇不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吗?

A:据我们了解,《The Poppy Boy》中的不同公仔,是可以实现零件自由互换的,这也是你们作品有别于市面上常见盲盒玩具的一点,为什么会萌生出这样的一个想法呢?

疫情之下的毕业创作-广美毕业生心语分享(下)

何浩晖:“ 关于这个问题是有两点原因的,一个是在最开始构想的时候我们在考虑给模型添加可动关节,后面考虑到外露的球形关节会破坏外观的整体性和美感,但我们又不想 Poppy Boy像部分的盲盒玩具一样不可动,没什么可玩性。 所以再考虑很多方案之后选择了使用磁铁连接。这样他能在外观和可动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同时也让他有了更多组合搭配的可能性。

“ 第二点是我很喜欢Switch手柄插进主机的时候那种感受,装进去咔哒一声,我觉得很好玩。 所以我想让 Poppy Boy在组合的时候也能给玩家带来这种咔哒一下的趣味性。 事实上 Poppy Boy的原型做出来之后,我在装配的时候,两个零件吸附到一起时嘀嗒一下的感觉确实给我带来了异曲同工的乐趣。

A:盲盒玩法在如今非常风靡,作为一个盲盒潮玩的设计师,你们认为这种不确定自己能得到什么的盲盒玩法为什么会得到这么多年轻人的喜爱?

何:“ 这个问题在我做前期调研的时候就有关注到。在我们的参考资料里面就有提到一个词就是盲盒经济,盲盒它使用没有任何样式提醒的纸盒包装,购买者 无法得知里面究竟是哪一款玩具,通过这种信息不对称和高度不透明带来的不确定能刺激购买者心中冒险投机与娱乐消遣的欲望。就相当于氪金抽奖买彩票一样能让人上瘾。这个应该是关于心理学和经济学范畴的,是我们的知识盲区,我们也就不过多深入了。

: “ 因为盲盒的机制在于人们根本就不知道会自己抽到什么,这种感觉就像是小时候的集换式卡片一样,人们会为了得到自己喜欢的卡片去一次又一次地进行开包,以此来满足自己收藏的爱好。而且盲盒玩具以独特精致的造型去吸引着年轻群体,精致好看的玩具结合到这种类抽奖机制,自然会得到年轻人的喜爱。

毕业设计是同学们在学校的最后一次作业,其中不仅凝聚着他们在这些年来的学识积累,更是他们给自己这一段大学生涯的一个交代。而对于每一位毕业生来说,能让更多人看到自己的作品都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而这,也正是毕业展最重要的意义之一。接下来,这六位同学也将围绕本次的[线上毕业展],和我们分享一些他们的想法。

疫情之下的毕业创作-广美毕业生心语分享(下)

在疫情的影响下,广美本次的毕业展不得不转向线上进行,这突如其来的“上线”无疑让毕业展的整体观展效果打了不少折扣,设计上的细节、作品的质感等,都远远不如亲眼所见般明显,学生们想要表达的思想也可能无法准确地传达到观众的眼中。同时,场馆的设计与布置,甚至光线气味等,也都是观展体验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事物总有两面性,线上展览最大的好处就是不受地域与时间的限制,让更多人能随时随地观展,不仅方便了访客,更让毕业生的作品得到更加广泛的传播,这无疑是一件好事。


那么,作为最特殊的一届毕业生,面对线上毕业展的种种利与弊,他们又是怎么看的呢?

A:在得知毕业展搬至线上举行后的心情是怎样的?

潘:“ 每年当毕业展开幕的时候就很有毕业的感觉,很有仪式感。所以在得知毕业展变成线上展览之后我们都很难过,本来我们同学对这个毕业展充满了期待,得知消息后我们都在微信群发各种哭的表情包,无奈的同时也表示理解。

龙:“ 心情还挺好的,在疫情这么艰难的情况下促进了学校去拓宽了线上布展的渠道。以前总是羡慕像SVA(纽约视觉艺术学院)他们会有自己的线上毕业展的网页和APP之类的传播媒介。

疫情之下的毕业创作-广美毕业生心语分享(下)

何:“ 说实话第一反应是很沮丧的。因为这是个玩具,他需要跟人发生交互,才能让人们感受到他的魅力。

: “ 刚得知这个信息心情是比较复杂的,因为毕竟这是实体玩具,而且实现零件自由互换是其中最大的一个亮点,若无法实际把玩实物的话会比较难体验到这一特点。


A:怎么看待线上毕业展的利与弊?是利弊平衡?还是利(弊)大于弊(利)?

龙:“ 我个人觉得对于服装专业的同学来说,线上展览能够更多的呈现关于主题方面的探索和思考过程性的步骤,但对于实体的服装感受力较弱,因为只能通过平面的照片来展示效果。线下展览的话观众会对服装的整体效果和材质有一个直观的感受,会更加注重成衣,相对地主题和研究方向就只能凭感觉来判断。线下的观展氛围要比线上更沉浸式,有一个实际的场域空间在。我觉得各有优缺吧,每个专业体验都不一样。

郑:“ 利大于弊,做艺术的,能让更 多人看到自己的作品是件好事,褒也好贬也好,都应该欣然接受,网络信息时代,把作品搬到线上是大势所趋,疫情加快了这个速度,我今年赶上了,应该也算是幸运的。

卢:“ 线上云看展是一种比较适应特殊时期期间的展览形式,能通过线上平台对我们作品进行大力推广传播的同时也存在线下现场体验感的不足。我认为从线上的预热宣传到线下的实体观览,两者是互补互通的关系。

 疫情之下的毕业创作-广美毕业生心语分享(下)

A:对于你个人来说,更倾向于线下还是线上?

潘:“ 我更倾向于线下实体展览。个人和艺术的对话或认知艺术的方式是相对保守的,观众们也应该更喜欢安静地与艺术近距离接触。当然如果是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展览形式就更好了,让美与艺术成为一个随时随地可延续的话题。

郑:“ 我个人倾向于线上,能更好地分享给自己不能来看展的亲朋好友观赏,挺好的。

王:“ 线下展吧,因为线下展才能更加充分展示THE POPPYBOY的魅力,而且如果是线下展的话,就能够近距离观察到人们对我们这次作品的反应,看到群众对THE POPPYBOY会产生一种什么样的感情,这种场景是我们一直想要看到的。

 疫情之下的毕业创作-广美毕业生心语分享(下)

A: 目前来看,线上毕业展举办得非常成功,吸引了很多观众,那你认为,在疫情过去之后,线上毕业展的模式还会保留吗?

潘:“ 未来不知会如何发展,但我知道的是广美一直非常重视每一年的毕业展,我相信学校一定会用最好的方式来让每一位同学的作品都得到很好的展示。数字平台是一种不容小觑的趋势,有着无限的潜力。今年广美也算是有了一些线上展览的经验,所以我认为今后广美很有可能会在有线下展览的基础上继续延用线上展览的这种形式。

龙:“ 会的,线上展览的模式是一种分流和开放的体现,一定程度上能作为线下展览的补充。在线下毕业展结束以后也能够变成像云端信息资料库一样的系统,积累每一年毕业生的作品,促进相关专业的学生交流沟通。或许也能够成为企业招聘的一种渠道。

何:“我想在未来线下展和线上展应该都会保留,两种展览形式都有各自优势的一面。”

 疫情之下的毕业创作-广美毕业生心语分享(下)

在本次与这六位毕业生的交流采访中,我们不仅对他们的作品有了更加全面的了解,同时,他们对于相关行业与趋势的一些深刻且独特的看法也让人受益匪浅。

作为每年一度的艺术设计类展览,广美毕业展既是1500多名学生展示自我的平台,也是人们了解艺术的窗口之一,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广美毕业展都值得我们前往打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