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艺术资讯 > 正文

国庆有《我和我的家乡》我们有《AIP和AIPer的家乡》

2020/10/20 17:04:42 317 400-999-7270

我相信最近有一部电影大家一定听说过,那就是国庆期间上映的《我和我的家乡》,从各大社交媒体都能看到这个名字的身影。《我和我的家乡》通过五个发生在中国东西南北中大地上的故事,展现了近年来中国社会家乡飞速发展的缩影。

我和我的家乡

乡村发展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热门话题,乡村在规划发展问题上,是以小见大的表现,小小的一亩田地,也可以规划出宏伟的蓝图。

而城市建设与改造在近几年里一直是热门话题,人口急增、环境恶化所导致的种种社会问题,也成了AIPer们在创作项目时的灵感点。

国庆有《我和我的家乡》我们有《AIP和AIPer的家乡》

下面将会结合AIPer们的历届作品,为大家剖析城市改造这个选题的意义。


-01-
城市“改造”到城市“更新”

大多数城市是在旧城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方面,旧城在城市社会经济生活中占有不容忽视的地位;另一方面,旧城的环境质量每况愈下,已到了非改建不可的地步。旧城的困境表现在落后的基础设施,如道路狭窄、路网结构不合理,导致交通拥塞混乱;水、电、气等设施不够用,生活质量下降等,这些是旧城问题的关键。其中大量的老旧居住区,破旧房屋,设施匮乏,环境恶化等现象严重,直接影响到千家万户的生活,这也是旧城问题的核心。

2017届AIP建筑组吴浩东作品:漂浮的岛12017届AIP建筑组吴浩东作品:漂浮的岛2

2017届 建筑组 吴浩东 / 漂浮的岛 /
漂浮的岛是一个关于建筑与人文的作品。广州人民南路的治安和环境问题一直处于等待治理的状态,杂乱的街道与混乱的交通,都需要等待解决。搭建一座绿化岛给人民南路,为街道添加一点绿色的气息。

2016年1月1日起施行的《广州市城市更新办法》,提出了“城市更新”的概念,这是对以往三旧改造经验的总结、延续、完善、提升,这也意味着广州的旧城进入了“微改造”时代。

2017届AIP建筑组李奕作品:立体自行车停放旅社12017届AIP建筑组李奕作品:立体自行车停放旅社2

2017届 建筑组 李奕 / 立体自行车停放旅社 /
为了不破坏人民路现有的商业状态,立体自行车旅社选址在靠近人民路的一座废弃建筑。该方案的主要目的是提升该区域的知名度和吸引来自世界各地自行车爱好者,从而带动该区域的旅游业和经济的发展。

“城市更新”理念,就是要在进行城市修复时,保留住原有历史肌理和城市个性。广州的城市更新强调以人为本,突出保障城市和人的安全,通过腾退一批影响环保、危险化工等企业,减少环境污染,消除城市安全隐患,对建成区中存在安全隐患的建筑,实施局部拆建、整治的“微改造”,缓解、消除安全隐患。同时,充分挖掘老城区潜在资源和优势,保护和修缮文物古迹、工业遗产,对历史建筑予以活化利用,延续历史文脉、保存城市记忆。


-02-
改善人居环境,让城市“动”起来
随着人们的居住环境在人口迅速增长所造成的压力下不断恶化,人居问题便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在人居领域都面临着一些同样的问题:拥挤、提供基本服务的经费不足、缺少适当的住房、基础设施每况愈下等。

活力城市是一个城市发展质量的综合表现形态,人文环境是建设活力城市的重要提升要素。优秀的人文环境不仅能够吸引大量的商旅客流,也能够加强城市人群的归属感。

2017届AIP建筑组吴雨亭作品:茶馆

2017届 建筑组 吴雨亭 / 茶馆 /
此项目选取位于人民路的茶馆。人民路与以前相比,已呈现衰落的迹象。这个作品的意义在于恢复“早茶文化”,让市民们享受市井生活。人们可以在茶馆里喝早茶和观看室内设计,项目的改造灵感来源于西关大屋的满洲窗和骑楼建筑 。

这就要求人文环境要能够全面体现城市的历史文化、民俗民风和精神内涵,形成独特的城市品牌,通过宣传推广成为具有吸引力的城市品牌名片,从而全面促进文化吸引力的增长,文化融合力的加强,区域核心竞争力的提升。例如:成都通过杜甫草堂、武侯祠、宽窄巷子、锦里等一个个文化载体将历史、民俗、美食、艺术、生活方式相互串联,共同烘托出成都的城市“慢生活”的文化氛围。

2017届AIP建筑组夏宇榕作品:魔 镜

2017届 建筑组 夏宇榕 / 魔 镜 /
这是针对广州人民南儿童公园的改造项目,目的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大人与小孩一同前往。对比旧的儿童公园,我改造了公园内原有的售票亭,增加了一个小剧场。主题采用了大量的镜子元素,以此扩公园的空间感,同时也增添多一些趣味性。
城市建设与改造对于我们来说也将是永远的议题,让城市变美好,让人们的居住环境变得更舒适,这就是艺术设计存在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