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艺术资讯 > 正文

那一位给世界穿上艺术衣服的梦想家,悄悄地走了

发布时间:2020/06/05 14:51:27 阅读:797 服务热线:400-999-7270

  几周前,我们发过一篇文章,叫做《你是否想过,为世界穿上一件艺术的衣服》,为大家介绍了大地艺术家夫妻组合克里斯多与他的妻子珍妮-克劳德;不幸的是,在一周前,也就是5月31日,他的工作室发布消息,克里斯多在纽约的家中去世,享年84岁。按照他的计划,下一个主要项目是巴黎凯旋门。

那一位给世界穿上艺术衣服的梦想家,悄悄地走了

克里斯多,《凯旋门,竣工(巴黎项目)》手稿,戴高乐广场

那一位给世界穿上艺术衣服的梦想家,悄悄地走了

艺术家夫妇克里斯多(Christo)和珍妮-克劳德(Jeanne-Claude)

  克里斯多·弗拉基米罗夫·雅瓦切夫于1935年6月13日出生在保加利亚,而就在同一天,让娜-克劳德·德吉列邦在摩洛哥出生。克里斯多从1953年到1956年就读于索非亚艺术学院,然后在维也纳美术学院短暂学习。直到1958年搬到巴黎,在那里他靠画肖像画为生。正是在受命为珍妮·克劳德的母亲画肖像时,两人相识。

那一位给世界穿上艺术衣服的梦想家,悄悄地走了

克里斯多和珍妮-克劳德在德国科隆港码头作品

  1960年,两人合作在德国科隆港码头完成了他们的第一个项目。从那时算起,艺术家夫妇克里斯多和珍妮-克劳德一同携手创作了近半个世纪,直至2009年珍妮-克劳德去世。1962年,他们在巴黎发起了第一次干预行动——“铁幕”,用石油桶封锁了塞纳河附近的维斯孔蒂街,以此作为反对柏林墙的声明。“我们于1958年相遇,那个时候的我们都是23岁。我非常怀念她好辩、好批判的个性,她总是会不断地提问,我没有停止过对她的想念。每当遇到棘手的问题,我总会禁不住想:如果珍妮-克劳德还在,她会怎么看?”

那一位给世界穿上艺术衣服的梦想家,悄悄地走了

1962年,他们在巴黎发起了第一次干预行动——“铁幕”

  他们的项目变得越来越雄心勃勃,克里斯多和珍妮-克劳德以包裹公共建筑和地标而闻名,比如1985年的巴黎新桥项目和1995年的柏林国会大厦项目。“像古典雕塑一样,我们所有的包裹项目都不是坚固的建筑,它们在随风移动,它们在呼吸,面料非常性感诱人,就像皮肤一样。”

那一位给世界穿上艺术衣服的梦想家,悄悄地走了

克里斯多和珍妮-克劳德, 《被包裹的德国国会大厦》

  这对夫妇的装置多年来采用了多样的形式,包括2005年在纽约中央公园内安置了500多个橘黄色乙烯基大门的《门》计划;同期在日本和加利福尼亚的两个山谷中架设了数千把雨伞的《伞》计划;以及1983 年春天,在佛罗里达比斯坎湾用环绕漂浮的粉红色聚丙烯织物延伸扩大了11座岛屿的《被包围的岛屿》项目。

那一位给世界穿上艺术衣服的梦想家,悄悄地走了

克里斯多和珍妮-克劳德,《门》

那一位给世界穿上艺术衣服的梦想家,悄悄地走了

克里斯多和珍妮-克劳德,《伞》

那一位给世界穿上艺术衣服的梦想家,悄悄地走了

克里斯多和珍妮-克劳德,《被包围的岛屿》

  此外,还有一些同样重要却不太为人所知的创作,自20世纪50年代后期起,克里斯多就开始使用堆叠的金属油桶作为雕塑创作元素。这些作品通常体量庞大,例如1969年为得克萨斯州休斯敦所做的提案就是由一百万个油桶堆叠而成。然而此前不少这类油桶方案都没能实现。事实上,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末,在科隆港口的第一次户外展览之前,克里斯多就已经开始用油桶做雕塑了。“有些被包裹着,有些没有,有些堆叠在一起。如果你把油罐或圆柱形物体水平堆叠,那么倾斜于墙面的角度总是60度,而桶的末端则总是会形成一堵垂直的墙面。“克里斯多说他喜欢桶这个物体,因为桶是非常普通的运输载物,从小型的易拉罐到大圆桶。它们是工业化的,拥有不同的颜色和种类,相当简单,很奇特,也很难去解释。这是一种极为特别的雕塑形式。

那一位给世界穿上艺术衣服的梦想家,悄悄地走了

克里斯多和珍妮-克劳德在德国科隆港码头作品

  近年来,克里斯多重返油桶,创作了一个长方形的“马斯塔巴”(Mastaba,阿拉伯文的音译,意为长凳,最初用于古埃及住宅形式,后来是埃及古王国之前贵族的墓葬形式,最早的金字塔正是从马斯塔巴演变而来),它于2018年漂浮在伦敦的蛇形湖上。

那一位给世界穿上艺术衣服的梦想家,悄悄地走了

克里斯多2018年在蛇形湖的项目《马斯塔巴》

  “‘马斯塔巴’是一个古老的词汇,源自于7000年前的第一个城市文明,当时人们从乡村迁徙至美索不达米亚的泥土房屋内,这片土地也就是今天的伊拉克。当考古学家第一次发现这些街道与泥屋时,他们便注意到了立于房屋之前的长凳形建筑,这些长凳形建筑由两面倾斜的墙、两面垂直的墙以及上端的平顶构成。后来,这种建筑形式逐渐演变成为埃及法老的陵墓。在波斯湾地区,人们仍然会给村庄里的长凳形建筑取相同的名字。我们在中东工作时发现了这一点。”克里斯多说。

那一位给世界穿上艺术衣服的梦想家,悄悄地走了

克里斯多2017年取消的项目《越过河流(科罗拉多州阿肯色河项目)》
  众所周知,这对夫妇通过出售预备图纸、计划和筹款等方式,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为他们的项目提供资金。“我喜欢绝对自由地、完全不理性地、毫无理由地去做我喜欢做的事。我不会为任何事情而放弃分毫的自由。“克里斯多说:“无意中,也很幸运的是,我曾经在保加利亚学习了马克思主义,到了西方,我又利用资本主义制度来做自己的作品,我创建了一个公司来实现我们的项目,出售、买回我们的原作。”2017年,在经过20年的规划和花费1500万美元的资金之后,这位艺术家取消了在美国的一个雄心勃勃的项目——用银制织物覆盖阿肯色河42英里,因为他对在特朗普政府下完成这个项目没有兴趣。“他们拥有这片土地,”克里斯多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我不能做一个对房东有利的项目。”
  2009年,珍妮-克劳德因脑动脉瘤去世。但这两位艺术家的作品仍与他们的名字紧紧相连。2019年,他们早期创作的16幅作品,包括版画和绘画,价值约300万美元,被捐赠给迈阿密佩雷斯艺术博物馆(PAMM)。该博物馆的一份声明中提到,“作为一个团体,(捐赠的作品)提供了对他们艺术遗产的广泛概述,包括一个现成的、部分的职业回顾,回顾了他们从20世纪60年代末到21世纪初的主要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