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艺术资讯 > 正文

【艺术资讯】当街道被封锁,街头艺术家该如何创作?

2020/04/27 09:32:48 696 400-999-7270

  神秘的匿名街头艺术家班克斯(Banksy)在自家浴室制造了一场混乱。近日,他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了一组“宅家”状态下的最新创作,画面中一窝老鼠大闹浴室,并配以“妻子讨厌我在家工作”的文字。
  
  班克斯在浴室画下老鼠,暗示着什么?

  

【艺术资讯】当街道被封锁,街头艺术家该如何创作?

  ▲班克斯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的最新创作
  
  在班克斯发布的五张图片中,老鼠在逼仄的浴室环境中,将梳洗镜子撞歪、将毛巾环当作秋千、踩在牙膏上;更有甚者在一卷卫生纸上蹦跳,招致卫生纸滚落;马桶上更是留下了脏乱的痕迹……一片狼藉之感。
  
  细心观察画面,镜子中反射了一支口红,墙上有画道道计数的痕迹,这如同古代绳结计日,暗示了疫情期间被困家中的无奈与无聊。

  

【艺术资讯】当街道被封锁,街头艺术家该如何创作?

老鼠的多重隐喻
  
  提起老鼠,长期以来都被贴上肮脏的标签,尤其在冠状病毒流行期间,老鼠又马上让人联想到了鼠疫。而在班克斯的笔下,老鼠在此刻聚会,是否有所暗示?或许班克斯看到了蕴藏在暂停世界下无限的潜力。
  
  由于街头涂鸦作品经常具有非法性质,因此班克斯等街头艺术家通常使用社交平台对作品进行身份验证,这些街头艺术作品有时还会被官方采取的干预措施涂抹,当然这些“涂抹”有时也来自民间。
  
  对班克斯而言,老鼠与街头艺术具有某些共通之处,对其产生过重要影响的法国巴黎第一代街头艺术家老鼠布莱克(Blek le Rat)曾说,老鼠是出没于城市中的唯一一种野生动物,即使人类灭绝,他们仍将继续生存。和老鼠一样,街头艺术机智而顽强,却被视为社会的“毒瘤”,但街头艺术家的创造力也难以被囚禁。

  

【艺术资讯】当街道被封锁,街头艺术家该如何创作?


  班克斯继承了老鼠布莱克的这一主题,曾在英国各地留下“黑色老鼠”的踪迹。在一幅涂鸦中,他描绘了一只拎着油漆桶的黑色老鼠,另一只手抓着油漆刷,老鼠的上方用红色油漆写道:“因为我一文不值(BECAUSE IM WORTHLESS)。”
  
  在家中浴室画下众多老鼠之前,这位匿名街头艺术家曾在今年情人节前夕在英国布里斯托尔 (Bristol)涂鸦一件小女孩用装满鲜花的弹弓射击的作品,并在画上潦草地写着“BCC wankers”。

  

【艺术资讯】当街道被封锁,街头艺术家该如何创作?

  ▲班克斯在情人节前在布里斯托尔的涂鸦
  
  但两日后,这个画面就被破坏,对此班克斯并不在意,这也是街头艺术的常态。
  

  隔离时期的创作,从表达社会到内省自我  


  被孤立的状态是否会释放出了艺术家的潜质?在危机面前,原本表达社会的艺术创作开始内省,孤独成为艺术创作的一直常态,这种与社会隔离的创作状态会否会诞生创造思维奇迹?
  
  不久前英国艺术家大卫·霍克尼分享了自己有关大自然复苏主题的画作,翠西·艾敏 (Tracey Emin)通过艺术作品坦白了自己的恐惧。而班克斯揭示了超现实主义的一面。

  

【艺术资讯】当街道被封锁,街头艺术家该如何创作?


  早在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就有因疾病而被隔离的例子。
  
  当时意大利在遭受瘟疫困扰时启动隔离措施。1510年,威尼斯画家乔尔乔内(Giorgione)因为鼠疫在意大利威尼斯的岛屿Lazaretto Nuovo逝世,该岛屿也被作为隔离之岛。根据他的传记作家瓦萨里(Vasari)的说法,乔尔乔内选择与他被感染的爱人共同隔离,在这个垂死之岛上,他极有可能完成了他最后、也是最著名的杰作《沉睡的维纳斯》。

  

【艺术资讯】当街道被封锁,街头艺术家该如何创作?


  ▲乔尔乔内,《沉睡的维纳斯》,1510
  
  乔尔乔内和她的爱人在孤独和疾病中共同度过了最后的时光。她化身画家笔下的维纳斯,他为她画了最后一幅画,画面中的维纳斯在沉睡,而现实中的爱人却濒临死亡,乔尔乔内用画笔记录下他的爱。
  
  也有艺术家以自由意志选择了自我隔离,极简抽象派画家阿格尼丝·马丁(Agnes Martin)就因为厌倦了纽约艺术界的喧嚣,在1967年前往墨西哥,在沙漠中为自己建造了土坯房,她在荒芜的旷野中寻求飘渺的痕迹,并在作品中呈现和平与寂静的丰碑。

  

【艺术资讯】当街道被封锁,街头艺术家该如何创作?


  ▲阿格尼丝·马丁,《无题5》,1998
  
  从某种意义上说,她的模仿修女式的生活的传统也可以追溯到文艺复兴,当时女画家普拉蒂利亚·内里(Plautilla Nelli,1524-1588)在锡耶纳修道院里度过了自己的一生,作为女性其作品在那个群星璀璨的时代,也获得了广泛认可。
  
  艺术在社会与孤立之间徘徊。艺术创作需要与他人交流,但最好的艺术又是内省的。回到班克斯,他的艺术与社会现实紧密相连,如今也被迫进行着一种自省。而他一直以来选择匿名,是不是暗示他是一个内向害羞的人?
  
  而隔离是否也释放了很多艺术家的内心隐逸,在未来众多的艺览会或双年展中,他们是否会带来意料之外的作品?
  
  (注:本文部分编译自《卫报》艺评人乔纳森·琼斯《班克西的老鼠展现艺术家在孤独中闪耀》)